首页 | 楷模传记 | 宁波帮展览馆 | 捐资项目 | 宁波帮研究 | 宁波帮人物 | 商帮名流 | 商帮研究 | 商帮文物 | 海丝之路 | 民营企业家 | 镇海留学生
侨务动态 域外传真 感言港澳 港澳印象 故居古迹 社团·基金
 
首页 >> 感言商帮 >> 正文

庄市河往事
日期:2012-7-10 8:23:49 作者: 来源:本站 点击:
  一脚踏进庄市,看到如绿色缎带一般的庄市河沿古朴的老街流过,心境顿时如微雨中的江南一样,温柔蕴藉起来。但凡一个去处,只要有了这样盈盈一泓碧水,即便偏僻贫瘠,也觉得有了灵性。

  庄市非市,不过是宁波近郊一处古镇。这个面积仅20多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过3万的弹丸之地,竟是“宁波帮”的故里。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商帮之一,“宁波帮”曾涌现出一大批名传遐迩的鸿商巨贾。孙中山曾感叹:“凡吾国各埠,莫不有甬人事业,即欧洲各国,亦多甬商足迹。其能力与影响之大,固可首屈一指者也。”

  徜徉在小镇历经千年的青石板路上,问一位两鬓飘霜的老者:庄市如何能孕育灿若繁星的英杰?他会用一口好听的吴侬软语回答你:“水好呗!”

  此时,我就坐在庄市河边的一只石凳上。六月的江南细雨靡靡,小镇在万千雨丝织成的轻纱薄帐中显得更加柔媚动人:一带碧水,映出岸上若隐若现的水阁、吊楼、旧埠头;半河橹声,摇碎河边错落有致的老房、绿树、红灯笼。天,迷迷蒙蒙,像童年旧日的梦;雨,丝丝缕缕,似不了的情愫。天公巧手,只略施粉黛,就把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江南小镇鲜灵灵呈现在我眼前。此情此景最适合遐想,我不由合上双目,打开沉思的油纸伞,悄悄为小河流逝的往事撑出了一方晴天——

  且把时针拨回到清康熙年间。现在的庄市河还是九道呈一字排列的河漕,不知是哪位老辈的庄市人突发奇想,把河漕打通拓宽而成了庄市河,与西南两端的大河贯通。从此,奉化等地的方头大船,装着白的蘑菇、绿的冬瓜、红的番茄,停靠在庄市河埠头叫卖;余姚也有船装着木柴、碗、盆到庄市交易。遇到喜庆日子,扎着绣球、系着红缎的婚船更是河中一道靓丽的风景。半大的小子们,不论熟与不熟,吵闹着在河塘里拦截婚船,身手矫健的俏船娘不散尽托盘中的糖果,婚船便莫想前行。舟楫往来,不仅开阔了庄市人的眼界,为其投身商海做了预热,也为他们即将开始的远行打开了一条便捷的通道。晚清以降,许多庄市人就是摇着乌篷船从庄市河出发,在宁波轮船码头换乘大海轮,走向全国、全世界,开始艰苦卓绝的淘金岁月。铜钯铁板,古调长歌,母子分别时的眼泪,男儿“涉狂澜若通衢,变梦想为现实”的豪情,都如一层层涟漪,融入了日夜流淌的庄市河……

  是先有河漕还是先有老街,抑或相伴而生,我未曾考证。总之,庄市河通以后,庄市老街就日渐繁盛起来。河岸上店铺林立,摊贩云集。每日商贩不绝于耳的叫卖声,洗衣女叽叽喳喳的说笑声,加上橹声轻唱,小调低吟,摩肩接踵挤满了一条河。

  雾色朦胧,雨下得似乎有些急了,丝丝如弦,串串似曲。黛瓦青砖、草木葳蕤的江南小镇,在雨雾的氤氲下已变成了一幅浓淡相宜的山水画,一首空灵飘逸的抒情诗——人在画中走,诗在水中流。街旁一位卖菜的大嫂见我没带雨具,笑着招呼我到她摊位的伞下避雨,我摆手婉拒。好心的大嫂只怕细雨打湿了我的衣衫,殊不知,我正想借江南这如诗如画的靡靡细雨洗去从大都市带来的世俗红尘呢。

  庄市老辈人说的没错,庄市所以人才辈出,是因为水好。没有了庄市河,哪里会有日后的百川归海,群星璀璨?庄市的朋友告诉我,离河一箭之遥的叶氏义庄,包玉刚、邵逸夫都是在那里接受的启蒙教育。庄市人重视教育,确信“兴天下之利,莫大于兴学”,他们发迹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反哺乡里,兴办学堂。当幼年的末代皇帝溥仪还在遥远的紫禁城里接受臣属顶礼膜拜的时候,庄市河边的这所小学堂里和他同龄的孩子们,已经在诵读英语、学习数学,做传自西洋的实验了。我猜想,包玉刚上学闲暇的时候,一定也在这条小河里嬉水玩耍,捕虾捉蟹。他或许没有想到,他的人生将从这条小河起航,进而缔造出一个无与伦比的海上世界。不过,晚年的包玉刚先生满怀游子眷恋桑梓的深情归故里时,却实实在在想到了教育之于立国兴邦的重要性,慷慨解囊捐建了宁波大学。

  雨愈发密了,水珠乱溅,一河碎银。一摇橹翁驾一叶小船从我眼前摇过,眼光交汇时冲我友善地一笑。目送他的背影在庄市河中渐渐淡去,我突发联想:当年的叶澄衷、包玉刚、邵逸夫、赵安中们是不是也是这样驾舟远行的呢?只不过,他们除了头上的斗笠和身上的雨披外,带走的一定还有家乡父老的一兜企盼、满仓叮咛!(杜卫东)

编辑:白桦
【打印】 【返回】 【关闭】
 相关新闻
·我家住在勤贻堂
·江南第一学堂开办道德讲堂
·邵逸夫故里以财富反哺教育为荣
·从叶氏义庄看庄市教育百年
·叶澄衷:宁波商团的先驱和领袖
·董杏生:蹚开庄市现代化之路
·庄市文化创意产业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