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楷模传记 | 宁波帮展览馆 | 捐资项目 | 宁波帮研究 | 宁波帮人物 | 商帮名流 | 商帮研究 | 商帮文物 | 海丝之路 | 民营企业家 | 镇海留学生
侨务动态 域外传真 感言港澳 港澳印象 故居古迹 社团·基金
 
首页 >> 当代宁波帮 >> 宁波帮人物 >> 正文
包氏兄妹的家乡情结
日期:2010-9-21 10:38:45 作者:王飞跃 来源:本站 点击:

  包玉书、包素菊和包丽泰仨兄妹祖籍镇海区庄市街道钟包村,从家谱追溯为宋朝名臣包拯的二十九代世孙。父亲包兆龙,母亲陈赛琴。包玉书先生为长子,次子为享誉全球的“世界船王”包玉刚先生,包素菊和包丽泰女士分别为包家六女儿和七女儿。兄妹共七人。
  包玉书先生少年就读于庄市叶氏中兴学校,40年代在上海大陆银行任职,新中国成立后,在上海市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工作。1962年迁往香港定居。先后担任香港航运集团董事、香港环球航运集团新加坡分公司总裁,并担任香港苏浙同乡会、香港甬港联谊会永远名誉会长、宁波旅港同乡会名誉会长等职。
    1993年7月,包玉书先生被宁波市人大常委会授予荣誉市民称号。1994年10月,包玉书、包素菊和包丽泰仨兄妹同时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爱乡楷模”荣誉称号。

                                        献给故乡的第一份厚礼

    “我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想起了包爷爷:在琅琅的读书声中,包爷爷微笑地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像花儿一样快快长大……。”这是兆龙学校一名一年级学生的课堂作文,朴素的文字没有一点雕琢。
    当我们把这几句话念给包先生时,他哈哈地笑了。我们了解到,这所学校,是包玉书兄妹献给家乡人民的第一份厚礼。
    1984年10月28日,包玉书等包氏家族成员应邀返乡访问,首先来到了钟包村小学。当时的钟包村小学条件相当简陋:破败的墙壁、高低不齐的桌椅、风声中咣咣作响的门窗……。包玉书看在眼里,心里直发酸,自己小时候读书的情景一幕幕再现眼前,老泪充满了眼眶:“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啊!”
    当晚,包玉书先生一夜难眠,他想起了刚刚谢世的父亲包兆龙先生,想起了父亲生前一直开展的慈善捐助,想起了父亲平时对子女的反复叮嘱:“叶落归根,建设家乡,热爱祖国。”
    第二天,包玉书先生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胞妹包素菊和包丽泰,立即得到姐妹俩的支持。于是,他们共同出资100万元港币,新建了一所以其父亲名字命名的“兆龙学校”,同时为村里修筑一条可通汽车的水泥路。
    如今,提起包氏兄妹对兆龙学校所作的贡献,全校师生都如数家珍:1985年包玉书先生及胞妹包素菊、包丽泰女士为造福桑梓,捐资港币100万元,征地4.2亩建造兆龙学校;1988年,包氏兄妹捐资港币18万元,征地2亩扩建教学楼并赠送奖学基金人民币10.2万元。1995年,校庆十周年,包先生再次捐资人民币15万元,征地5.6亩,建造田径场,并赠送学校语音室设备一套;2001年,捐资人民币15万元助建多媒体教室。同时,龙赛中学每年从“包氏兄妹奖教奖学基金”中拿出3万元奖励兆龙学校师生。
    此后20多年,包玉书先生先后20余次返乡,或携同其妹素菊、丽泰共同捐资或个人出资先后捐建了龙赛医院、龙赛中学、兆龙学校新教学楼、龙赛体育中心、庄市老年娱乐中心、宁波大学龙赛理科楼、宁波大学包玉书科学楼,并且捐赠医疗器械、教育设备,设立奖教奖学奖医基金,为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捐款等。据悉,迄今为止,包氏家族仅在镇海区的捐款项目就达36个,捐款额超过3500万元人民币。
    1997年,包玉书先生把捐资范围扩展到省内边远的一些贫困地区,在丽水的文成、缙云两县捐建3个项目。1998年,他又出资40万元人民币,助建兰溪市诸葛镇中心小学和永康市花街镇大屋小学。于此同时,包玉书先生不仅自己慷慨解囊,而且还多方联络海外同乡好友,陪同他们回故乡参观访问,为他们捐资赠物牵线搭桥。

                                        “我爱吃家乡的烤菜”

    说起家乡的小菜,包老先生兴致勃勃,尤其对酱豆腐、臭冬瓜、咸烤菜之类的念念不忘。每回到家乡来,总不忘带一点回去。有一年,包玉书先生应邀来到内地。镇海侨办同志得悉后,特地准备了一些烤菜送到包玉书先生下榻的地方,包玉书先生听说家乡来人,非常开心,又听说还特意带来了他爱吃的烤菜,很是欢喜,连忙推掉当晚应酬,为的是能吃上一顿“故乡饭”。了解包先生的人知道,与其说包先生对家乡烤菜的偏爱,还不如说是他对故乡镇海的那一份深厚的感情。
    正是缘于这份浓浓的乡情,才有了包玉书先生每年如春燕般的衔泥而归。如今已94岁高龄的包玉书先生虽身居海外,但时时不忘甬江之畔这块生他养他的沃土和想他念他的同胞。为了这份难以割舍的乡情,包玉书先生每年要回一次家乡。每次回到故里,总要到家乡的角角落落走走看看,只要看到故乡人民的生活状况比他上次来时要好,他就很开心。有几年,他全然不顾年迈体衰,每年两次回返故里,热心捐助教育、医疗等公益事业。而每次谈到这一话题时,包先生显得很淡泊:“为家乡人民做点事,出点力,应该的,应该的。”
    恰如春燕吐燕窝般,几乎每次来家乡,包玉书先生总会带份“厚礼”来。有一年,包玉书先生参观当时的县人民医院,看到10几个病人挤在一个病房里,心里相当难受。不久,在包玉书仨兄妹的共同捐助下,一所从父亲包兆龙、母亲陈赛琴名字中各取了一个字命名的“龙赛医院”在镇海城区矗起。
    同包玉书先生慷慨兴办的公益事业相比,他的平时生活可谓俭朴之极。曾记得1996年3月,《浙江日报》记者到香港包玉书先生府上采访。记者原以为像包先生这样在家乡一掷万千金的香港著名实业家,一定居豪宅享荣华,可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家景如此俭朴。约60平方米的客厅,除一圈旧沙发和一套油漆已明显磨耗的花梨木桌椅,很难见到其他值钱的家什。客厅的一扇窗式空调,据悉已用了10年,开动时“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已使用多年的彩电是53厘米的,其旁,架着一台已经不新的鸿运扇。包先生个人生活也十分节俭。他的内衣,常常是穿到破了才更换。平时,家务事以自己料理为主,仅请一名钟点工打扫卫生;家用电器坏了,总是能修则修,不轻易扔掉。他对记者说:“我们中国人,节俭这个传统美德到啥时都不能忘掉。”

                                    “宁大”,宁波教育发展的一个标志

    “宁波大学是宁波教育发展的一个标志,我为能够参与宁波大学的建设而感到荣幸。”这是包玉书先生在支持宁大建设时说过的一句话。
包玉书先生对其胞弟包玉刚率先创办的宁波大学发展一直给予高度关注。他不仅在包玉刚生前多次到校考察访问,船王去世以后,他以支持宁波大学的建设为己任,更加关心与支持宁大的发展。
    1999年8月,由包玉书先生和侄女包陪庆女士共同出资420万元人民币助建的宁波包氏4号教学楼正式竣工启用。它的建成,不仅满足了宁波大学新学期扩大办学规模的需求,而且也为位于学校中心区的包氏教学楼群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总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的包氏4号教学楼,是包氏家族捐资助建宁波大学1-6号教学楼群中的最后一幢大楼。它的建成使历时10余年、总面积36000多平方米、气势恢宏、中西合璧的庞大教学楼群连成一体,为宁波大学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教学硬件设施。
    一向低调的包玉书总是这样默默地为故乡教育事业作贡献。他不仅于1998年4月与包陪庆女士捐资助建宁波大学4号教学楼,又在2001年3月与包素菊、包丽泰女士一起捐赠100万美元助建宁波大学龙赛理科楼。他以自己的行动谱写了包氏家族支持宁波大学发展的新篇章。
    2002年3月,包玉书先生再次捐资2200万元人民币助建宁波大学包玉书科学楼,该楼由6幢学院楼围合而成,滨临甬江,气势非凡。为宁波大学文科学院和图书信息中心提供了极佳的办学场所和育人环境,而且还与现有的包氏教学楼群南北呼应、形成校园新的格局,为宁波大学在新世纪的发展奠定优厚的物质基础。(宁波市镇海区侨办供稿)


编辑:橙子
【打印】 【返回】 【关闭】
 相关新闻